• 您好,歡迎訪問雲南省社科院門戶網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家視點

姚天祥:激活生態文明因子

时间:2019/7/1 11:25:14|點擊數:


  有效激活傳統文化中的生態因子,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重要特色。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上的講話指出:“‘取之有度,用之有節’,是生態文明的真谛。”認真研讀這一最新論斷,深入學習研究曆史文化中所蘊含的生態因子,讓傳統生態文明思想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

  “禁貪欲”的思想

  保護生態環境和關心其他存在物,是人自我確證、自我完善的一種方式,是人的一種有價值、有尊嚴的存在方式。在我國古代,“禮”的重要作用在于“養情”而“節欲”,其要旨是提升人的存在方式,教會人學會詩意地棲息在地球上。人之所以爲人,從根本上說是因爲人有理性,人類社會之所以爲人類社會,從根本上說也是因爲有一種含有道德意蘊的社會理性,從而可以把各種非理性的欲望限制在合理的範圍內。

  “禁貪欲”是對人的超出本性的和自然資源承載力的欲望和要求的限制。也就是說,對萬物的利用也要按照人類生命的自然需要,采取合理的態度,要“知足常足”“知止不殆”“見素抱樸,少私欲”“去甚、去奢、去泰”,反對“益生”而導致災禍的愚蠢行爲,反對過分追求色、聲、味和難得之貨的貪欲。進而言之,禁貪欲還表現在對自然資源的開發和利用要做到有時、有節。用儒家的話來說就是“以時禁發,以時養發”。春秋時期,齊相管仲就十分注意山林川澤的管理和生物資源的保護,提出了“以時禁發”的原則。他說:“山林雖廣,草木雖美,禁發必有時;國雖充盈,金玉雖多,宮室必有度;江海雖廣,池澤雖博,魚鼈雖多,網罟必有正,船網不可一財而成也。非私草木而愛魚鼈也,惡廢民于生谷也。”(《管子·八觀》)要求人們在開發利用自然資源時,要按照規定的時節進行。後來的孟子、荀子則進一步繼承和發展了管子“以時禁發”的思想。孟子主張對生物資源要取之有時,用之有節。“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鼈不可勝食也,斤斧以時入山林,林木不可勝用也。”(《孟子·梁惠王》)孟子認爲如能認真保護生物資源,生物資源就會豐富起來,反之,就會枯竭。“故苟得其養,無物不養;苟失其養,無物不消。”(《孟子·告子上》)荀子則明確指出:“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鼋、鼍、魚、鼈、鳅、鳣孕別之時,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時,故五谷不絕,而百姓有余食也;汙池淵沼川澤,謹其時禁,故魚鼈尤多,而百姓有余用也;斬伐養長不失其時,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荀子·王制》)

  道家认为必须认清事物固有的限度,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贪得无厌。老子对那些追求名利、贪图财利的极端奢侈行为提出了忠告:“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道德经》第四十四章)名誉与生命相比,哪个更亲近?生命与财产相比,哪个更重要?获得与丧失相比,哪个更有害?所以,贪得无厌必然招致更大的破费,过多的贮藏必然会招致更多的损失。知道满足就不会受到屈辱,知道适可而止就不会带来危险,这样就可以长久。实际上,据先秦古籍记载,早在夏朝便有这样的规定:“春三月,山林不斧,以成草木之长;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 (《逸周书·大聚解》)这即禹之禁。而在西周时期,这些行为则更为具体,更加完备,形成了“山林非时不斧”“无伐不成林”“川泽非时不入网罟”“不麝不卵,不杀胎,不歼夭,不覆巢”的规定。这些规定以及形成的传统,在保护自然资源方面起了积极的作用。在我国古代把“威辱五行”“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等对自然肆无忌惮的破坏行为,看作是贪得无厌的行为,应该加以谴责的恶行。

  “節物用”的思想

  “節物用”的思想早在黄帝时期就已经提出,并作为人们的行为规范。据《大戴记》记载,一次弟子宰我问孔子:“请问黄帝者才耶?何以至三百年?”孔子回答说:“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财物,生而民物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七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孔子的回答颂扬了黄帝的“节用水火财物”的自然保护思想,指出人民深受其利和他在人民中的深远影响,这使得在其死后仍为人民所奉行。

  在道家看来,人不仅要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而且还要合理有节制地开发利用自然资源。老子说:“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道德经》第六十七章)其中的“俭”,就是人生活中要节约的意思。知足知止,爱护资源,是确保资源用之不竭的长久之道。老子提出:“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道德经》第四十四章)认为过多的爱好必定会造成大量的耗费,过多的收藏必定会酿成严重的损失。只有满足才不会受到侮辱,知道适可而止才不会有危险,这样才可以保持资源的长久不衰。具体来讲,就是要树立适度发展的观念。要“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前者是要求人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对物质利益的追求不能过分,要充分考虑到自然资源供给限度和可持续性;后者是说人的行为和欲望必须有一个合理的限度,在追求发展的过程中,不违背客观规律,适可而止。换言之,就是强调人在发展中要充分考虑生态环境的承受限度,防止对资源的过度开发。对那些破坏生态平衡的发展要自我约束,不能为所欲为。否则,如果人只为了自身的需要的满足而无限制地向自然索取,必然会使有限的资源趋于枯竭,一些生物种群濒临灭绝,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将不复存在。“节物用”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人与自然关系的恶化,实现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

  “節用”也是墨家的主要思想之一。他們關于合理地利用自然資源,不要過度地剝奪自然的思想,是通過尚儉節用、反對浪費的主張反映出來的。墨子還認爲節約順乎天理,合乎人情,是保持人與自然協調與和諧的必然要求。即所謂“夫婦節而天地和,風雨節而五谷熟,衣服節而肌膚和。”(《墨子·辭過》)。而“儉節則昌,淫逸則亡”(《墨子·辭過》),則是對統治階層的將可能破壞人與自然和諧協調關系的價值取向提出的警告。

  儒家強調人類在利用萬物時,要遵從自然萬物生長發育的規律,對萬物加以合理的、保護性的、節約的利用。“大人者,有容物,無去物,有愛物,無殉物,天之道然。天以直養萬物,代天而理物者,曲成而不害其直,斯盡道矣。”(張載《正蒙·至當》)但在更多的時候,儒家注重經世濟國,把節約人、財、物上升到國策的高度,作爲治國安邦之道。提出“取用有節,物盡其用”的思想。當年齊景公向孔子問政時,孔子就直接指出:“政在節財。”

  “節物用”的思想在我国历代思想家那里都有所发挥。战国时期的荀子进一步发展了这一思想,提出了强本节用的主张,崇尚节俭、反对奢糜浪费成为我国古代生态思想的基本内容之一,它与“禁贪欲”是相辅相成的。我国唐代名相陆贽说过:“地力之生物有大数,人力之成物有大限。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常足;取之无度,用之无节,则常不足。生物之丰败由天;用物之多少由人。是以圣王量入以为出。”(陆贽《翰苑集》)儒家提出“政在节财”的主张,主要是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但客观上具有保护自然的意义。

作者系中福彩票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姚天祥

     《社會主義論壇》2019年第6期

来源/作者: 《社会主义论坛》2019年第6期 责任编辑:代丽